昀泊

何宝荣(看何宝荣和陌生人跳舞有感)

他身上有一种麻醉的昏沉感,就像在清水中晕开的墨迹,晕乎住了身边清澈不同的人。让人忍不住随着他,让着他,跟着他,直到身心俱疲献上一切为止。
你明明知道他不会看向你。但你还是愿意去和他沾染混在一块。就像庙里的佛祖受着信徒们的香熏染成了那一副慈悲为怀的模样,散发着受着熏染而得来的檀香,引着更多的人再来反复为它沉迷却可能碌碌一生也就只是个痴妄罢了,那些香火,大抵也只是把你彻彻底底的熏染的信以为真了,开始自我怜悯般的诉说着乞求。
和他在一起也大抵如此。
他用自己的天赋去诱惑更多人的人为他失去一些难以抑制的东西,去填补他心中的失去——那是个永无止境漫漫无期的债券。
他毫无疑问的成功了。
就像折了翅膀的鸟一样,他无力去改变自己断掉的翅膀,只能去学着用双脚来存活。妄想着那些有翅膀的日子但可怜的是他也永远只能靠着这双脚了。
哪怕这双脚上有多华丽的饰物,它也只是一双脚。
永远不会变成翅膀。
而他持美而骄,这是他应得的,也是他不该有的。
大抵是天意如此,不得不是。

评论

热度(9)